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赵川个人资料自卫还击作战:一次悲壮的民兵遇袭战斗-退伍军人基地

admin 全部文章 2019-12-03 5

自卫还击作战:一次悲壮的民兵遇袭战斗-退伍军人基地


这里是退伍军人网上的精神营地。只要您是退伍军人,我们就真诚邀请您加入到我们的队伍当中来,点击上面蓝色字体“退伍军人基地”,再点“置顶公众号”,然后点关注,即可成功加入。
戳这里看火爆台湾新闻,每日都精彩!
这是发生在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期间的一个真实战例。血写的教训,令人痛心,发人深省,很典型地反映出了那场边境战争中我国军民所面临的险恶环境和困难局面。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民兵遇袭战例在后来鲜为人知,湮没已久,悲歌难觅。为不忘历史,犹记先烈,笔者特地查阅了一些相关史料,以下对该次战斗浅做推原论始,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些尘封的卫国往事。出于行文方便的考虑,下面除在个别环节稍作回避外,笔者力求在整体叙述上贴近史实,还原战场,明晰战败的原因教训。
1979年2月17日,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中国人民解放军广西、云南部队同时在东西两线发起攻击,不畏牺牲,摧城拔寨,勇猛地向越南北部浅近纵深地区推进。在东线战场,广州军区东集团部队迅速攻占了越南谅山省边境要塞同登,并继续前推围逼省会重镇谅山市。为了防范太原方向的越军主力东援谅山,东集团指挥部派出了我军序列中赫赫有名的某师红军团“瑞金团”,经民主山地区长途穿插南下至谅山西侧,准备占领同登通向太原的1号B公路两侧要点,并炸毁奇穷河上的巴别公路大桥和水面下桥,坚决阻击太原越军向谅山的增援。穿插攻击发起后,“瑞金团”一路克服困难,连续作战,攻克了奇穷河北岸制高点650高地,居高临下以火力控制了当面的一段1号B公路,尔后转入坚守防御。
为了保障“瑞金团”的后勤供应,完成阻击太原之敌东援的艰巨任务,指挥部一面命令工兵紧急修筑简易军路便于汽车跟进运输,一面组织民兵、民工队伍向前方输送粮食弹药并后送伤员烈士。当时我军的后勤保障体制还很落后,行军作战前期多要靠指战员随身携带给养,根据道路打通情况车辆才能在后跟进。如果道路一时不能打通,前方作战的部队就有可能断粮挨饿。而对于车辆无法到达的地区,又只能组织落后的人力和畜力运输。这样一来,作战中遇到的困难和变数就非常多了。延袭解放战争时期的经验,为更有力地保障大军作战,广西、云南边境诸县组织了大量民兵、民工队伍跟随部队行动,执行前运后送的后勤保障任务。客观来说,这是“人民战争”战略思想在新时期的体现,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参战部队的负担,为赢得战争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由于民兵、民工队伍武备单薄,训练落后,自卫能力不强,在越北这样复杂的地形、敌情环境下行动出没,难免会出问题。本文所要叙述的,正是发生在民兵队伍中的一次血的教训。
“瑞金团”发起穿插作战后,指挥部抽调工兵修筑了一条从班庄通到民主山的急造军路,大大缩短了前运后送的距离。不过在同登被我军攻占后,一些被打散的越军躲藏进了同登以西的山区,或化整为零,或三五成群,利用山地丛林地形与我军周旋,伺机袭击我后勤单位、零散人员和民兵、民工队伍。由于“瑞金团”肩负穿插任务,战情紧急,未及组织对穿插沿途的越军散兵进行清剿,这就给了残余敌人袭击我后勤人员的可乘之机。
1979年3月3日,广西某县某公社参加支前作战的一个民兵连,奉上级命令执行保障任务,为在前方作战的“瑞金团”部队运输干粮,并后送伤员烈士。该民兵连共145人,配备56式半自动步枪40支,携带有干粮、担架一批。同时部队还派了一个执行过多次任务的步兵班护送该连,以加强警卫。3月3日上午8时,民兵连及加强分队从边境驻地出发,沿急造军路向民主山地区开进。戳这里得机密:赵本山背后的靠山竟是他…

在同登西北约5公里地域,有一座海拔600米左右的无名高地,紧邻我军新修筑的从班庄通向民主山的急造军路,位置很是重要。该无名高地并不大,坡度比较陡峭,山顶平坦光秃,山腰至山脚则树林茂密,杂草丛生。有约一个加强排的越军就盘踞在无名高地及其附近,在高地的山顶和山腰构筑了堑壕、掩体、暗堡和炮兵阵地,并修建了沟连各阵地的交通壕。这股越军配备了轻重机枪、冲锋枪(自动步枪)、60炮、火箭筒、榴弹发射器等武器,火力较强,依托有利地形在无名高地周围活动,伺机袭击我后勤机关和落单人员。
执行这次前运后送任务的民兵连此前虽接受过一定程度的军事训练,但没有参加过战斗,实战经验是全无。而且该连在进行军事训练的时候,从没有搞过组织行军的训练,更不要说是在复杂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行军训练了。因此这个民兵连对于如何在异国战区组织行军队形、派出侦察搜索、严密侧翼警戒等重要注意事项都很陌生。按说上级加强了部队一个步兵班给民兵连,除了进行护卫警戒外,目的之一也是要传授经验,赵川个人资料加强指挥,弥补民兵战斗经验不足的缺陷。偏偏这个加强的步兵班虽然曾执行过多次任务,但也没有遇到过越军袭击的情况,因而产生了轻敌麻痹的思想。在出发之前水谷雅子,步兵人员没有和民兵连干部进行过有效的沟通,也就没有制定对于开进途中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的处置方案,甚至没有对民兵宣讲介绍必要的战场应对经验。民兵连的连长和指导员尽管是退伍军人,却都没当过步兵,不懂得步兵行军应该注意的战场知识,未能重视与步兵取得充分沟通及尽到应尽的组织指挥责任。结果便是双方蒙对蒙,均轻敌大意,在既无必要沟通和思想重视,又无战斗准备和应对预案的情况下,就这样踏上了一条危险之路。
民兵连及加强分队出发后,由民兵副连长带领步兵4人走在队伍先头;中间序列依次为民兵1、2、3、4排;民兵连长、指导员带领步兵6人及轻机枪一挺走在队伍后尾。从行军的序列组织上看,这支队伍就很有问题。民兵副连长带领4名步兵走在队伍先头尚算可以,起到了尖兵的作用。然而民兵连长和指导员都在队伍后尾却乱了章法,一旦队伍先头被打掉,本队也可能同时遭到袭击,主要指挥员在队尾就很难及时了解前边发生的情况,无法迅速判明形势,组织反击。更加糟糕的是,运输队的组织一片混乱,指挥员都未能切实履行责任。副连长虽带了几名步兵担任尖兵,却没有采取侦察搜索的方式,而只是在前边走。后边的本队成行军队形前进,密集拥挤,根本没有放行军警戒,毫无战斗准备。除民兵连长、指导员走在队尾外,4个排长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块,边走边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应该掌握部队的位置。由于未能采取有力组织,加上天气炎热,一上午无敌情,队伍便越走越乱,自由散漫情绪严重。有人扛着担架,有人背着干粮,有人拿着枪,有人只带着手榴弹;有人走累了,就把干粮放在担架上抬着走;有人走得快,有人走得慢,快的超越了本班排,慢的逐渐掉了队。结果整个队伍的建制不断打乱,越拉越长,弄得班不成班,排不成排,已形不成紧急应变时的队形。民兵的训练本来就不够严格,不少人思想麻痹大意,把这次任务只当作是一次普通行军,有的人甚至边走边划起了拳,猜起了码,嬉笑吆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来旅游。最致命的是,民兵连仅有40支半自动步枪,火力原本就单薄。在组织队伍时,却散漫疏忽,多数搞成了枪弹分离携带,有枪的没有弹,有弹的没有枪,形同摆设,导致自卫能力大减。而关键的干部作用又没有体现出来,无组织现象严重。这一系列的错误叠加起来,一幕重大悲剧就难以避免了。
3月3日中午12时15分左右,运输队的先头走到了无名高地西侧公路附近。这时,埋伏在无名高地上的越军突然打出了3发红色信号弹,同时各阵地工事内的越军齐集火力向运输队的中间队形猛烈射击。由于事发突然,运输队毫无防备,当即被打倒了一大片。越军的火力很快又从队中转向队伍先头,尔后对进入伏击圈中的运输队进行全面覆盖。此时,进入越军火力射击范围的运输队有先头尖兵和民兵1、2、3排及4排一部,被压制在长约150米的一段公路上。因为没有战斗经验,干部和民兵对于空中打出3发红色信号弹是什么意味茫然无知,接着就遭到了来自公路左侧山上的猛烈火力袭击,一时惊慌失措,队伍大乱。在越军的弹雨覆盖下,民兵连1排长当即中弹阵亡,副连长和2排长、3排长也相继中弹负伤。在带队干部都已伤亡的情况下,被压在公路上的运输队一时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好在,队伍后尾的民兵连长、指导员所带步兵半个班及民兵4排大部共30多人,尚未进入越军设置的伏击圈,还有挽救战局的机会。

在这样突然遇袭的情况下,一般会有三种处置方法:第一种是遇袭队伍迅速反应,一面组织还击,一面判明敌人位置,展开兵力向敌发起反击。然而进入伏击圈的运输队干部不是阵亡就是挂彩,指挥能力本来就严重受损。而且所有干部和民兵是一样惊慌,毫无此种情况下的应对经验和应该有的准备,已经被打懵了,失去了第一时间进行反击的能力;第二种是伏击圈外的队伍立即抢占有利地形,判断清楚设伏之敌的位置和火力配置,尔后果断向敌发起反击,采取正面火力压制、佯攻牵制加侧翼迂回的战术手段,以积极的行动对敌人施以反制。设伏的这股越军兵力并不多,依托有利地形突然对运输队实施火力袭击,但未必敢正面进行对冲。如遭到运输队积极反击,加上兵力对比处于劣势,且惧我主力部队来援,这股越军很可能知难而退。运输队虽然遭到一定损失,但主力尚存,且打退了敌人(如果不能更多歼灭敌人的话),不失为一次还算成功的反伏击战斗;第三种是如果伏击圈外的队伍对实施反击没有把握,至少可以先抢占有利地形,集合所掌握的一挺轻机枪等火器对山上之敌进行压制,一边查明敌情,一边掩护伏击圈内的人员撤出来。这样虽然被动,但总算能够减少损失,可说是亡羊补牢。那么,民兵连长、指导员他们是怎么做的呢?点击查看:武艺超群税务局科员暴打上司被下岗,救下被杀手围杀省委副书记,从此......
非常可惜,他们采取了第四种方法,这是军事教科书上从来不推荐的方法:跑!在先头和本队遭到越军火力袭击后,民兵连长、指导员所带的队伍第一反应就是愣了,当即顿足停步,既不敢前进,也不敢乱动,而是观了半天战。当看到山上越军的弹雨如注披面而来,伏击圈内队伍死伤无数呻吟哀叫的惨状时,从连长、指导员到下边的步兵、民兵全都胆怯了,谁也不敢提冲上去救援袍泽兄弟的事,至于什么反击敌人之类的想都不要想。踌躇了一阵后,连长、指导员啥对策也没有思谋出来,只剩下满脑子的犹豫不定。这时,跟随的步兵中有一人提出应该后撤。连长、指导员见有部队同志发了话,立时便下定了决心,带着30多人转身就走。结果一枪未放,擅离职守,就这样把伏击圈内的队伍扔给了敌人。
此时,被压在公路上的人员死伤过半,已完全失去了指挥,对敌人一点辙都没有。越军以火力对公路猛烈覆盖了一阵后,观察到多数中国武装人员已经伤亡,遂转为间断射击,对有活动的人员才集中火力,打打停停。在这种情况下,有少数未受伤的民兵就趁越军火力停顿之机转身后撤。然而他们的军事动作不过关,慌乱中不会采取低姿匍匐行动,而是猫腰大幅度奔跑,结果招来越军火力射击,又有一部分人伤亡。民兵4排长和负伤的2、3排长军事素质强一点,趁敌人火力停顿时紧爬慢爬,连滚带爬,总算是脱离了越军火力射击范围。他们死里逃生,根本没有想到要履行干部责任,重新组织队伍反击敌人,或是尽力接应其余人员撤出来,而是想赶快逃出险境,遂扔下伏击圈中的人员自行后撤返回了驻地。
在越军的火力反复打击下,伏击圈内的绝大多数人员都已伤亡。比较奇葩的是,挨打挨了几个小时,竟然没有一个人向山上的敌人还击一枪。要说枪弹分离者也就罢了,不是还有少数枪弹未分离的民兵吗,还有几名正规军步兵,怎么会一枪也没有放呢?是真被敌人打得惊慌失措忘了还击?还是聪明到怕还击引来敌人更猛烈的射击?天知道。或许,有枪有弹者都已在第一时间伤亡,笔者宁愿这样推测。
战斗发生约3个小时后,山上的越军大概是觉得公路上的中国人已消灭得差不多了,于是派了一名士兵下来察看情况。这名越军端着冲锋枪边射击边从山上冲下来,逐渐已接近了公路。按照一般情况,公路上的人员大部分已经伤亡,剩下少数未负伤的民兵也被打得失魂落魄,根本无力向敌人反击。如果让这名越军下到公路上探明了情况,那么伏击圈内还幸存的人员就太危险了。首先在传统中,被俘对于军队和国家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其次是很多越南兵痛恨中国人,他们会残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员,甚至特意不用枪而用大木棒将伤员活活打死。在这次战争中,就有不少解放军伤兵是这样死于越南人之手的。幸运的是,下山来的这名越军正好走到了负伤的民兵副连长附近,副连长毕竟有着军事干部的觉悟,他忍痛拔出一颗手榴弹向敌人投了过去。虽然没有炸死这名越军,但其已吓破了胆,转身没命似地逃回了山上。无名高地上的越军见公路上的中国人还有反抗能力,就再次以猛烈火力对公路进行压制射击,并打来了数发60炮弹,又造成了少数民兵伤亡。
此后山上的越军再没有下来,就这样打打停停,一直到了黄昏时分,天色已经黑了。越军除了精锐部队和特工队外,一般部队都不怎么喜欢打夜战,这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遍提倡要敢于打近战、夜战、白刃战迥然相异。在无名高地设伏的这股越军可能是觉得已经取得了可观战果,且惧怕我主力来援,乘夜向其反击,于是停止了射击,不久就主动撤离了无名高地。在越军停止了火力袭击的情况下,公路上还没有负伤的少数人员和轻伤人员就利用夜暗掩护,各自陆续后撤。直到第二天上午,东集团部队闻讯后组织兵力前往救援,搜索了现场,才将伏击圈内的重伤员和烈士遗体抢运下来。
这次民兵运输队遇袭战斗时间长达6个多小时,战斗情况一面倒对我不利。整个战斗中仅投出一枚手榴弹,一枪未放,没有杀伤一个敌人。而运输队伤亡干部、民兵和战士共99人,占总人数的64%。同时丢失56式半自动步枪10支、子弹150发和大部分携带的干粮。战后,放弃指挥责任的干部都受到了处分。
这次战斗是79年战争中同类型战斗的一个缩影,暴露出了在异国环境下展开行军作战和后勤保障的许多典型问题,在战史上留下了深刻的血的教训。也正是在吸取了这些血的教训的基础上,到了80年代的两山作战时,就普遍采用了以军工代替民工执行火线运输保障任务的方式,从而避免了很多无谓伤亡,在当时条件下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本文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精彩好文推荐|
1:炒菜时加一物,让你多活20年!
2:世界最有名的八大军事强人!
3:赵本山赠给给王菲一副对联,差点笑死
4:又—位明星去世,赵薇痛哭!